【公益】孟院学子假期乡村支教


学以致用,送法入乡,服务社会

       坦白说,支教队的队员们在来之前满脑子都是对教学的设计。至于农村的生活环境,他们没想太多,只是存有一个模糊的概念——没有空调、会有蚊虫。
       事实证明,他们还是太年轻。
       来到竹根坝的第一天晚上,打不完的飞蛾,伴随着女生的尖叫,当然,偶尔也会听到男生的。本来定好的开会没开,大伙儿狼狈地睡去,狼狈地热醒,再狼狈地醒来,总算到了清晨。
       早晨清润的山风和早早等在校门口的孩子让队员们感到一丝慰藉,破冰大会和家访顺利结束后,队员们合力做了第一餐饭。

8月1日 队员做饭时在案板上切好的蔬菜

       洗菜的洗菜,生火的生火,烧饭的烧饭,什么都做不了的也会在旁边看着。陌生的环境中,仿佛这样无意义的陪伴也凝聚着力量和温情。第一餐,居然有八个菜。
       酒没有,饭也不算饱,但热腾腾的饭菜还是产生了一种仿佛升华了人生的力量。这十天能一直这样过下去,也还行吧。
       第二天的早上和晚上,学校突然停电。为了上好第一节课,做课件做到半夜1点的蒲海燕,最终只能赤手空拳地走上讲台;第一天忍耐着没有洗澡,等着第二天最起码好好冲一冲的陈东旭和刘雨洁,最终花了近两个小时,摸着黑、互相帮忙地冲了头和澡;怕热的罗洲失去了会议室里唯一一个电风扇的“庇护”,最终睡在了操场的乒乓球台。
       还好,停电只是麻烦了点,就这样过下去也还是可以的吧。

8月1日 队员们合力做的第一餐饭

       从第四天开始,唯一的水管截止发稿前再没有流出水。“水是生命之源”,这句话是真的真的很有道理,支教队的小伙伴们的生命随着水的消失也跟着“枯萎”。
       没有水,更没有力气做饭、洗碗,队员们连续三顿不是在吃泡面,就是在吃清水面。他们不得已过上了“纸醉金迷”的生活,饮用水被拿来洗脸、洗澡甚至是冲厕所。
       原有的桶装水一天都撑不下去,队员们无奈拿着桶到村民家中接水。善良的村民们自己家的水都不一定够用,一听是学校里的支教老师,就让接了一桶又一桶。
       后来,队员们还辗转找到了一个水站,水站的叔叔会开车亲自把桶装水送到学校。再后来,队员们还能到对面的校长家接水,少走了好一段路。校长家的水加上购买的桶装水,维持日常生活也算够了。
       村委会也在积极协调学校的供水,但队员们倒似乎不那么急切了。经历了最开始的崩溃,现在的队员们每天都好好用着还有的水。他们会用淘米水再洗菜,会用冲澡水洗第一遍衣服,会因抬水时不慎溢出而痛心疾首,会因今天洗澡少用了小半桶水而自豪。
       队员们常常会聚在一起笑侃“世道险恶”,然后转过身去,该烧火的烧火,该打蛋的打蛋。

8月5日 支教队罗洲同学在做饭

       他们是太年轻,但他们会有办法。因为有清润的山风,有活泼的笑颜,有他们作为“宇宙无敌支教队”的自觉。